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 > 正文

三分飞艇

来源:凤凰网汽车  时间:2019-04-12 09:19  作者:Tanja  编辑:王立银  

    据德国商报报道,蔡澈博士计划于今年五月正式离任戴姆勒集团首席执行官一职。在离任之际,戴姆勒销量出现下滑,同时还面临着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戴姆勒和整个行业一样,正面临着变革的挑战。

    蔡澈博士在戴姆勒集团工作了43年,其中20年的时间是董事会成员,他从13年前开始担任集团首席执行官,这样的履历在汽车行业高管中几乎是独一无二的。

    现年65岁的蔡澈博士将自己活成了一面旗帜。他时常创新,打造了一个成功的个人品牌。在克莱斯勒时代,蔡澈博士是富有亲和力的“Z博士”;担任首席执行官期间,蔡澈博士号召公司其他高管直呼他的名字迪特(Dieter),致力于改变戴姆勒严肃的管理层氛围,创造一个轻松透明的环境。同时,通过高明的产品战略,蔡澈博士成功的带领戴姆勒再度问鼎豪华车领域的冠军宝座。

    虽然有辉煌的历史成就,但在退休之日即将到来之际,却遭遇市场疲软销量下降,未能实现“完美”的隐退。2018年,戴姆勒赢利结果同比缩水将近30%,今年的情况很可能继续走低。“柴油门”事件给戴姆勒的品牌形象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至今仍然未能消除所有麻烦。今年5月22日蔡澈博士将最后一次作为首席执行官出现在股东面前,之后他将正式隐退。他的戴姆勒掌门人时光已经进入倒计时。

    然而,当前不管是在欧洲、亚洲还是北美,梅赛德斯-奔驰品牌的销量都呈下降趋势。今年一月到叁月,奔驰品牌总计售出561000台整车,同比下降5.6%。

    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短期内情况也不太可能好转。有戴姆勒内部消息称,六周之后的股东大会上,呈现给股东们的将是一份显示销量缩水的报告。

    虽然第一季度与宝马集团成功合并汽车共享和出行服务业务能够为戴姆勒集团带来大约七亿欧元(约合56亿人民币)的正营收,但除此之外的营收情况不尽如人意。

    第一季度的惨淡状况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首先是整体市场环境欠佳,汽车市场在经历了十年的繁荣期之后逐步开始萎缩。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以及英国脱欧等事件也不同程度的影响了戴姆勒的营收。此外,戴姆勒内部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在多个生产基地生产启动都不顺利。

    具体来说,生产新款A级轿车的墨西哥阿瓜斯卡连特斯州的生产基地原计划今年产能应达到70000台整车,然而根据测算,今年应该只能完成50000台整车的生产任务。原因主要是质量缺陷较多,需要进行返修的车辆比例远高于正常水平。

    由于墨西哥工厂是一个合资性质的生产基地,一半归属戴姆勒,一半归属雷诺-日产,所以当下遇到的问题可以说是必然的结果。一名戴姆勒高管表示,同一个生产线要用于生产完全不同的两款车,而合作伙伴又不能给予充分的理解,那么出现磨合问题就是必然的了。戴姆勒希望可以尽快优化自家新车的生产,但日产要优先考虑英菲尼迪车型。这样双方的产能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在其他生产基地,新车型的生产情况也多多少少遇到了一些问题。美国塔斯卡卢萨生产基地计划用来生产GLE车型,GLE是奔驰的利润机器,但由于针对部分大型零部件需要对新供应商进行培训,而这部分的成本高于预期,导致生产启动进度缓慢。。

    为了改变这种局面,戴姆勒正在密集进行促进计划。蔡澈博士亲自督促,梅赛德斯-奔驰生产董事马库斯·社富尔(Markus Schaefer)以及乘用车采购总监威尔科·施塔特(Wilko Stark)亲自参与其中。戴姆勒和日产计划进行了高层会面专门探讨此事,计划更换墨西哥联合工厂的领导团队。

    可以确定的是,戴姆勒和雷诺-日产的合作始终不是很顺利。除了联合生产的问题,从戴姆勒宁愿选择吉利汽车作为Smart的合作伙伴也可见一斑。

    虽然戴姆勒方面曾表示,梅赛德斯-奔驰的产能会逐步上升,因此到今年底,很有可能销量也会同比出现一定程度的上涨。内部测算的涨幅甚至能达到5%。但业内专家对此说法表示有疑虑。由于全球车市都不是很景气,今年不太可能出现销量上浮。

    蔡澈博士刚上任首席执行官一职时,戴姆勒和克莱斯勒还没有分家。2006年之初的市值为约440亿欧元(约合3200亿人民币)。十多年以来,市值没有出现大涨。戴姆勒2018年的营业年报显示,至去年年底戴姆勒市值为490亿欧元(约合3800亿人民币)。虽然也有一定程度的上涨,但许多大股东对此状况表示非常不满意。

    造成这个局面的核心问题就在于,戴姆勒的固定支出太高。由于电动车、自动驾驶以及移动出行服务都需要巨额投入。这将进一步加重负担,导致戴姆勒乘用车部分至2021年的营业收益平均每年缩水8%左右。蔡澈博士为此制定的应对计划是进行全方面的成本节约。

    现阶段成本节约的重心在于降低企业行政管理方面的费用,通过很多小的方面进行节省,比如减少差旅、降低办公用品费用等来提高费用使用效率。长远来看,这样的做法根本满足不了需求。戴姆勒最大的负担还是在于员工数量。奔驰品牌乘用车销量和宝马相差无几,但员工数量比宝马多出足足25000人。这造成戴姆勒人力成本占销售额的比例远高于宝马。员工数量多是由于戴姆勒很多零件是自制的,而不是像宝马那样从供应商处采购。

    蔡澈博士的继任者凯伦思(Ola Kaellenius)上任后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降低自制件的比例,为戴姆勒减负。此外,梅赛德斯-奔驰必须尽快提高电动车的比例,才有可能满足欧盟环保新规的要求。目前戴姆勒的碳排放量远超规定限值。如果戴姆勒的电动车规划不能如期完成,戴姆勒将面临巨额罚款的威胁。

    蔡澈博士本人曾表示,他个人的心情非常平和。不管离任的这一年是破历史记录还是表现欠佳,对于戴姆勒的未来发展都没有什么太大关联。尽管如此,现状显然不是很令人满意。而继任者凯伦思在上任之初就将面临很多问题和挑战。

发表我的评论

0/500 字

网友评论

更多>> 专栏·评论
热点一分快乐十分